扑克王红包节CEO 离职,是 TikTok 终局的信号吗?

文章正文
2020-09-01 22:44

在 TikTok 面临的国际形势不断恶化之时,扑克王红包节它的美国 “老板”先离开了。

8 月 27 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TikTok 首席执行官凯文 - 梅耶尔 (Kevin Mayer) 辞任,随后,字节跳动向搜狐科技确认了这一消息,并表示:尊重凯文的决定,也感谢他为 TikTok 付出过的努力。

据悉,TikTok 现任总经理 Vanessa Pappas 将担任临时负责人。

Kevin Mayer 此前为迪士尼流媒体负责人,于今年 6 月 1 日刚刚上任 TikTok 首席执行官的职位,至今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便离职,给已深陷地缘危机的 TikTok 增添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在 Kevin Mayer 发布的全员内部信中,他明确表示:“我的决定与公司无关,与我如何看待公司的未来和现在无关。”他指出,当 TikTok 被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他曾经的职位——TikTok 全球 CEO——会变得很不一样。

但在 Kevin Mayer 给出的辞职理由之外,各方对这步动向表现出了不同的理解。有网友认为 Kevin Mayer 是在危机时刻临阵脱逃,但也有网友表示理解,“处理不了了,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一位字节跳动内部员工向搜狐科技表示,收到内部信后,多数员工还处在震惊的情绪之中,而一位 TikTok 员工则表示,未来几个月工作的变数估计会很大。

Kevin Mayer 能力不足吗?

回看 Kevin Mayer 在迪士尼的任职经历,他的成绩可以称得上硕果累累。

1993 年,Kevin 加入迪士尼战略部,负责内容的 “互动电视”业务,这是在数字时代之前,电视网开发的点播服务。之后,随着互联网的崛起,Kevin 又担任互联网事业群执行副总裁。而他在离职前,在迪士尼内部极力引导的,正是新推出的流媒体平台 Disney+。

可以说,Kevin 在迪士尼一直扮演帮助公司拓宽业务边界的角色,几乎所有创新业务的成立和推动,他都起到了关键作用。

迪士尼前 CEO Robert A. Iger 在自己的传记中,曾评价 Kevin 称其是自己共事过的人中,最有活力也最为专注的一位。此外,Kevin 还曾主导了皮克斯和漫威等企业的并购。

而 Kevin 决定从迪士尼离职的直接原因,是新任 CEO 的走马上任。

2020 年 2 月,迪士尼公布 Bob Chapek 成为新一任 CEO。而 Bob 在迪士尼此前长期负责迪士尼主题公园和消费品,原本负责创新业务的前 CEO Robert 退居二线。Kevin 不满意于迪士尼的这次改朝换代——线下业务老大掌管全局,意味着迪士尼依旧停留在线下优先的发展方向,而这个方向和 Kevin 的构思是不相符的,他萌生退意。

随后 5 月,字节跳动便传出了 Kevin 加盟 TikTok 的消息。

从 Kevin 过往的经历来看,他不仅是大师级别的策略家,几通收购案的交涉达成,也证明了他在美国政商两界的人脉和谈判能力。而这,也正是张一鸣将其引入的原因,当时 TikTok 在美国已经出现多次被打压的迹象,张一鸣希望 Kevin 能够发挥他在美国政商界的影响力,说服美国政府,帮助 TikTok 在美国合理化。

但显然,Kevin 没能完成这个 “任务”。“不纯粹是个人原因,因为接下来马上就要打官司,这个过程到底会怎样,前途未卜,Kevin 被夹在中间的压力估计是离职主要原因。TikTok 的前景无疑是很强劲的,Kevin 抛弃 TikTok 的成本是巨大的,不万不得已不会放弃。”艾媒咨询 CEO 张毅向搜狐科技表示。

TikTok 终局的信号?

Kevin 离职,背后是否是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是当下外界最关心的问题。

TikTok 在美国的危险形势已经持续了数月,最新的消息是,特朗普发布的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在 90 天内剥离 TikTok,而目前有兴趣收购 TikTok 美国业务的买家,包括微软、Twitter 和甲骨文。

而字节跳动则于北京时间 25 日正式对特朗普提起诉讼,并表示在积极准备 “关停预案”。

值得注意的是,据晚点报道,24 日时,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就 TikTok 出路出现了重大分歧。矛盾点聚焦在是否尽快出售 TikTok 美国业务上,美国投资方希望字节跳动尽快出售 TikTok,而张一鸣则多次拒绝拆分 TikTok 美国业务的方案,寻求通过技术、治理等手段获得美国政府信任,进而保全全球业务。

随后三天,Kevin 便提出离职。事实上,从 8 月以来,他在公众面前就一直保持沉默,有知情人士表示,在出售 TikTok 美国业务一事上,他同样主张尽快满足美国政府,和张一鸣产生分歧。

在此前搜狐科技的报道中,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方兴东曾向搜狐科技表示,美国一方面对抖音施加政治压力,一方面洽谈收购大多数股份,抖音在美国的遭遇,与其说是国家安全问题,不如说是商业利益的巧取豪夺。

有业内人士向搜狐科技表达了隐忧:“在 TikTok 还未走到最终结局的时候,Kevin 就离开了,这已经可以说明一定问题了。”

“这种剧烈的矛盾冲突期,一般职业经理人肯定扛不住各种压力,不愿意良好平衡和协调各方意见冲突和利益冲突。总之,不愿意做一个真正的麻烦解决者。”方兴东向搜狐科技表示。

“围剿”张一鸣

在 CEO 离开之后,张一鸣变得更加孤立无援。

美国政商界合谋围剿张一鸣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8 月 23 日《华尔街日报》一篇题为《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Stoked Washington's Fears About TikTok 》的文章报道称,特朗普政府之所以盯上了 TikTok,离不开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四处游说的 “功劳”。

去年秋天,扎克伯特在华盛顿乔治大学发表了一次关于言论自由的演讲,而这趟行程中,他还会见了许多白宫官员和法律制定者,向所有人传达了 “TikTok 威胁论”的信息。

此前,为应对 TikTok 对自身的威胁,Facebook 曾在 2019 年推出一款克隆 TikTok 的短视频产品 Lasso,但因为用户数据惨淡而在近期主动宣布关闭。

如果 TikTok 正式撤出美国,强敌环伺的状态下,其空缺出的市场会立即被 Facebook 等社交媒体巨头接手,不同于印度市场内同类产品不够成熟的商业化体系,美国科技巨头已有完善的市场和产品研发环境,只要有市场空间,替代品上位难度并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幕已经在印度上演,TikTok 在印度被禁后,一周之内,Facebook 就火速在印度市场推出了 Reels 功能,填补空缺市场。

在外部阻击 TikTok 之时,内部请来的 “救兵”CEO 离职无疑是雪上加霜。而字节跳动的美国投资者为了个人利益,完全有权利使用一票否决权,甚至要求罢免张一鸣的职务,有知情人士称,在当前字节跳动的公司治理结构下,创始人张一鸣及其管理团队对如何处理 TikTok 美国并无绝对的控制权。

各方逐利的情况下,只剩张一鸣自己还在为 TikTok 和字节跳动寻找可能性。

而针对 TikTok 接下来的命运,搜狐科技采访的多位专家及行业人士均表达了无力感,“无力回天,除非奇迹”。

文章评论